初中时在作文中便幻想未来自己成为企业家的样子,高中和本科却在无忧无虑中度过而未作出任何准备和行动,博士期间终于遇见志同道合的伙伴,又一次点燃了创办企业的梦想。时逢李克强总理提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口号,园子里以经管学院为首的各色人马举办着各种相关活动,一派大众创业的景象。

不幸的是我们未在那样一个时间点走出校园,身边有人退学创业,有人休学创业,有人兼职创业。

幸运的是自己未在那样一个时间点走出校园,于是得以见证多年间的斗转星移,日月旋转。

眼见它股市突破五千点大关,资本浮躁到但凡有点样子的想法就能获得几十上百万的投资,又在股市的一路暴跌中销声匿迹。

眼见它百团千团大战,外卖和快餐补贴到比学校食堂还便宜,又在资本的寒冬中抱团取暖,回归本应的平凡模样。

眼见它口口声声说要颠覆,出行补贴让网约车司机年赚百万,又在赤身肉搏和政策调控后,狼狈为奸沦为平庸。

于是当再看到共享单车成为资本热点,摩拜和 ofo 成为媒体宠儿时,我既不意外也不心动。也许它们之中会有伟大的企业出现,但那不是我想要的创造的一番事业。

大家幻想中的创业是一致的:创立一家有商业前途的公司,在不懈的努力和坚持下,没有被运气和市场所淘汰,最终获得成百上千倍的经济回报,和指点江山的巨大成就感。但在上路后走偏的人不在少数:有的人创办了只有钱途的公司,从创业者变成了经商者;有的人创办了没有商业逻辑的公司,在资本的追捧下成为了弄潮儿;有的人创办了颇有商业前景的公司,却在追逐资本的过程中玩起了“生态化反”。

面对这样浮躁的社会和狂热的资本,缺少各种资源的我们,能够创办并成功运营一家创业型公司的概率能有多大?可如果不去创业,怎么对得起自己空有的一身理想和抱负,在暮暮垂矣之时感到此生无憾?身处两类想法不断冲突间的我,终于在这次的招聘面试中茅塞顿开。

相较创办创业型企业的巨大诱惑和更大风险,抓住稳定体系内的创业型职场机会,其实是另一种值得考虑的创业形式。不论是在高校里与老板一起开创全新的方向,还是在事业单位中参与全新团队的建设,都可以获得自身的阶跃性成长,得到远高于创办企业的收益期望。

心在创业,便不拘泥于形式。 —— 参加中国船舶工业综合技术经济研究院面试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