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周读了一篇博文《成年人的公司: 自由与责任》,顺带看了文中推崇的《Netflix 的文化:自由与责任》这套幻灯片。结合自己在学校、公司的经历,若有所悟。

从不校招的 Netflix 在强调 自我驱动公开透明追求卓越 的硅谷工程师文化的基础上进一步建立了一个只属于成年人的公司文化,从容不迫地应对着不断上升的业务复杂度;相比之下,自己未能有效完成博士目标的主观原因便是自由有余而责任不足。

不论将来是去公司还是实验室,都要找一个只有成年人的地方工作,像一个超级明星一样去工作,像一个专业运动团队一样去工作,去追求卓越、极致与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