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动节当晚的工作异常顺利,我一口气干到零点结束了一项工作。收拾好东西回到寝室,谁知却久久不能入睡。第二天早上七点仍然是准时醒来…早饭…上午工作…下午讨论…晚上编程…但程序非常不给力。纠结到近凌晨三点,已经完全没有战斗力之时,我下定决心先回寝室,明日再战。结果出门一看,陪伴我一年多的公路赛不见了。

奇怪的是,这一次与我曾经丢失东西时的体验完全不同(这句话很容易联想到知乎公式:“…是怎样一种体验?”)。虽然还是花费了大概二十分钟把 FIT 楼周边寻找一遍,但我心中却完全没有应有的焦急和不安。门口有个保安一直站在那看我,想必在他看来,我像是在找猎物下手多过是在找自己的车。决定放弃后,走在回寝的路上,我发了条微信状态:“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

毕竟也是曾陪伴了自己很长的东西,此刻不见了,还不如上一次丢失水杯时的心痛。这到底是因为我心态平和,还是因为我感情冷漠呢?我今天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结论大致如下:

  1. 心理预期:丢车这件事情,早在买它的时候,我就有了心理预期和准备,反正钱是兼职所得。后来少侠和小鹏的多次经历,更是让我做足了准备。因此没找到车时,我的第一反应是:”啊,终于丢了!”。

  2. 早有间隙:刚买公路赛的时候,我真是非常非常喜欢它了一段时间,有时在回寝室的路上忍不住还要多绕几圈。然而随着渐渐熟悉,它给我带来的喜悦逐渐降低,甚至在团体活动时,如去食堂,给我带来沮丧(请联想开着汽车跟一堆自行车走的感觉)。

  3. 雪上加霜:去年8月开学,我搬到了现在住的校园里离 FIT 楼最近的寝室,对高速的需求大大降低;而在这个学期,了解到的各种有关于健康和大脑的知识又促使我开始考虑步行这种简单、易行、有效但费时的方式。

  4. 缺少连接:最后一点是最后想到,但最为重要,我与这辆公路赛缺乏足够的连接。想想我与它之间的故事,没有骑行西藏的那种风花雪月,只有三点一线的每日琐碎。并且它是当年买给自己的礼物,而不是任何人送给我的,缺乏作为感情纽带的作用(这一点比那个老妈买给我的水杯差远了)。如果硬要说它还是有点,只能说它连接了我和那个有点小黑心的车行老板吧。

综上所述,如果当晚我有过难过,不过是在夜半之时工作不顺的孤独和悲凉吧。想到这点,不禁替我曾经的公路赛感到心寒,遂作此文纪念之。


写到这里,其实又有两个问题,1)为什么我还分析的这么冷静,2)为什么摘要里会出现“一蓑烟雨任平生”?我猜知乎的这个回答可以解释一切。


其实我还是很爱它的,这个学期刚升级过…

封图是我和它唯一一次骑行时拍摄的八宝山革命烈士陵园。估计是地方挑的不好,少侠的车骑行后的第二天就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