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次6点前就从宿舍的暖床上爬起还是去年的暑期社会实践,方向亦是车站,只不过此行是去接位远客。

一路通畅,地铁上刷着朋友圈,翻到这篇老贴——《我们这一代人的困惑》,于宙去年在TEDx上的演讲 。

有时不太明白智能机到底是强化了还是弱化了我们的沟通能力,在微信里好一番讨论,我们最终才在海淀黄庄地铁站旁的麦当劳坐下来,却有些无言。幸好小雪同学及时赶到,为这个小团体极大地增加了话题的可选余地。纵使某些话题我完全听不懂,但总算不会出现令人无法忍受的“各刷手机”。

人与人之间交流的艺术实在深奥,尤其是企图与一个心不在焉的人展开一段富有意义和深度的对话时。感谢随后出现的范范和健美,分别给聚会的上、下半场带起了节奏,我则认真负责地全场打了个酱油。

一路送至三元桥,回来坐在实验室的椅子上,不禁打开了于宙的博客,重读最新的那几篇博文。再一次地,隐藏在作者普通文字下,那种莫名的,我用一对矛盾的形容词和名词来形容的,“冷静的情感”,向我袭来。联想这次聚会,以及近来的一些尚不至“困”的”惑”,霎时思绪万千,而又无处下笔。

那或许是明知无法实现却又为之努力的梦想,或许是”能够付出十年如一日的专注和热情“的努力,或许是看清人生处处有风景而平静的热情,或许是失去感受幸福和痛苦能力后的平静。

我感觉自己实在太理解文字之下的那个人,我想至而又不想至的冷静。

回过头来看看聚会,一些事情完全没有所谓。抖抖机灵不会把备胎荣升首席,装装冷酷也不会让朋友变成路人。

分别时看着小溪和范范拥别,心中隐隐地羡慕而又难以表达。希冀的是一个自然,而不是神马头一回早起接站的回报。心中那小小的不平静,大概是因为少了分别时的拥抱,为这冷静而残酷的人生,增添一丝温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