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今年回家带了本二月刊的《人物》杂志和《囚徒健身》,想着可以趁寒假进行一下身心的双重修炼。带上后者的主要原因是想起院子里有健身器材,可以让我在夜深人静、夜黑风高的时候偷偷上单杠练习一下不太熟练的举腿系列,而不用担心被那些出没于健身房的动物们无情地鄙视。

结果回到家一看,好嘛,所谓的“全民健身设施”双杠都没有,更别提单杠了。

II

从南昌火车站出站口出来,艰难地对一路上的大哥大姐们表达了“谢邀”之情,终在洛阳路隧道口打上了一辆正常的出租车。小哥在我坐上车后仍与他的基友聊了好一会,突然一脚油门直挂四档,在满目疮痍的洛阳路和北京路上飚得风声水起。

我有些担心人身安全,旁敲侧击地感慨了一下这次回家绝对是最快的一次,就差没直说“其实我不是很赶时间”。

小哥楞了一下,说道“咱这英雄城嘛”。

也是,这种地道的南昌行车风格,也只有“英雄”二字才配得上。

III

回来前与任老板在五道口吃过一次饭,往回走的路上任总感慨道:“北京的生活质量是越来越差了…大大不如08年奥运前后…。”我有些莫名其妙,在环顾身边四向的人潮和鸣笛的长龙后才若有所悟。

“人均公共资源低于一定阈值后,社会环境已经完全不由人的素质来决定了。”

任总说的似乎很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IV

和同学们讨论将来工作生活的地方时,某几个城市经常被人提起,并被标以“干净”、“讲规矩”、“高素质”等标签。可能我不是那么认同,但认同的人不在少数,那么这几个圣城必定会吸引一批批信徒们前往。

这几个城市也许现在很赞,但请看北京。

何况北京只有一个。

V

不禁想起博士实践时所在的海盐,那样的环境在北京的对比下,弥显珍贵。

副县长在欢迎我们时,明确而又无奈地说道“海盐这样的小地方可能无法吸引在座的博士生前来工作…”。

作为嘉兴下属五县的末名,海盐仍倔强地位列全国百强县。如果这样的街道、空气和大海都吸引不到大家,那么我看不见“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