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多来手机里的微信都只是升级,却没怎么用。于是赶在不能远程回实验室电脑的蛇尾巴,把微信研究了一下。

细节积累终致UI分家

不得不说微信一年来在细节上不断地改进真是积累了不少,以致于5.2正式版中的安卓和iOS终于彻底分家了。

似乎是微信刚升级4.0的时候,我忍不住给微信反馈了一条意见,说我找不到怎样删除一个对话。结果当然是给大牛发Email一样,石沉大海。后来我发现,正确的操作是在对话列表中把想删除的对话向左滑动后点击删除按钮,而不是我一直以为的按住会话就能弹出删除选项。先别着急鄙视我,我绝对是用iPad比Android手机多的人,可仍然在Android环境下不自觉地陷入了操作误区中。这难道不能说明什么问题吗?

太多App在设计阶段为了偷懒(或者是遵循了坑爹的“业内最佳实践”),都会采用iOS的惯例,乃至广大用户买Android机,装“iOS应用”。操作系统和原生应用,与外来应用之间的不协调,其实时时刻刻都在轮番刷新你的反射弧。真的没有感觉吗?这次更新受到的来自Android用户的批评不在少数,让人略感无语。对此来自“极客公园”的评价很是中肯,都是惯出来的!(乍一听,有Jobs的风范)

Android系统从4.0开始,一直是大刀阔斧地改进UI。相比同样注重用户体验的iOS 7,窃以为更晚发布的Android 4.3还是能略胜一筹的(单就三星刚发布的4.3而言,对其他的没有发言权)。在这样的时间点上,选择让UI分家也算是一个恰当时机。

贯彻Android理念的Android版微信在Android系统上绝对是更好用的,谁用谁知道。

红包上线初窥资本市场

“新年红包”Beta版赶在马年前终于开始推广了,一夜之间相关话题就开始刷屏了。看到有人将微信红包与支付宝做了比较,果然相比之下给力相当多。(支付宝只能定向发定额红包和索求红包,而后者是绝对的废柴功能…)

还记得微信支付刚出来的时候也曾风光一把,但是感觉没火够,绑定银行卡的还是不多。而且毕竟只是把“快捷支付”功能封装了一下,微信没捞着什么好处。推广期间更别提能有所提成了。新年红包功能一出台,微信的自家兄弟“财付通”终于扬眉吐气了——所有红包的钱全打向了财付通

看网上的一个数据,年前有一亿用户进行了银行卡绑定。基本可以肯定大部分人都冲着红包来的,不是发也是为了提现。随便假设一个比例和一个金额,都是一笔庞大的流通于财付通的现金。提现的1-3天滞后则为资本运作带来了空间,这些免息资金本来应有的成本怎么算也是数百万每天吧。

最赞的设计莫过于发红包机制的设计。每次都必须从储蓄卡中投入现金,而不能用收到红包里的钱。于是,收到红包的各位,你们是不绑定银行卡,现在就把这些钱送给腾讯呢?还是绑定银行卡,以后送钱给腾讯呢?

微信群聊又该走向何处

微信这么给力,最该吐槽的就是群功能了。虽然高上限群在抢红包环节中大放光彩,但是它本身的功能还是过于鸡肋了。当然这是移动端社交的通病,不能怪微信本身。这一点连我老爸都发现了。为了分享一个视频,他还特地问我怎么分享到群里。结果几天也没有一个人回复,真是打击发言积极性…

移动端社交受限于硬件设备、碎片时间,很难进行有效的多人交流。这个多人的定义依据群聊主题而定:若主题不甚明确,四人以上就已弊病凸显。以下的“多人群聊”就专指这种不给力的。

多人群聊因为涉及的人数较多,而且为了营造人人平等的氛围(本身没错,但人一多,平等就是扯淡),管理者身份遭到弱化,导致群聊没有负责人(虽然微信里是写明了由创建者负责管理并承担政治和法律责任,我打赌你们都没注意到)。正所谓“人人有责”便是“皆不负责”。与现实中的多人活动有责任明确的主持人不同,多人群聊参与者往往因为缺乏“我需要接话”的责任感(主因)和其他客观现实,导致群聊戛然而止。这种突然就安静了的感觉一直让我很蛋疼。

另一方面,移动端多人群聊一旦火热起来,刷屏也是很正常的。考虑到信号的延迟、屏幕的大小和操作的不方便,经常有被忽略的消息或者是回答很久之前问题的消息。这些都极大地降低了群聊的体验。

因此从这两方面综合而言,把班群这样庞大的无明确主题的长期团体挪到移动端,还是不合适的(若绝大多数人都潜水,则另说)。反过来说就是,微信群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