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上一次发日志已过去了半个月,给自己定下的每周一篇日志的计划显然没有得到贯彻。与周日志计划同样搁浅的是各种各样的锻炼计划及其他不可告人的计划…于是在这样一个夜黑风高月半弯的时候,我决定把各种计划执行一遍,趁台式机正勤勤恳恳地计算着。

今日白少侠在人人网上分享了两篇好文——《简而言之,不忙是种力量》和《每天拿出来2小时浪费》,两者被我所捕获的信息真是一脉相承,用《少林寺第八铜人》(九把刀)中张君宝对武学的理解来说就是“慢慢来,比较快”。

上一篇日志也正是今年的博士生考核之前,与去年的懵懵懂懂相比,明年就要参加考核的我们在今年考核过后确实是压力倍增。于是,就有一点“时间不够”,有一点“燥进”。每当感觉到压力过大,时间不够的时候,后果都是恐怖的:十分精力中的八分被用来担心结果,只有两分在出力。而在此之前我的解决办法都是在时间已经很紧迫的情况下,强制重启大脑,以换得短暂的平静;如果在短暂的平静中没有解决问题,又回到狂躁状态,就再次重启,如是循环,陷入困境。而Sendhil Mullainathan在论文中提出的“稀缺头脑模式”,相信可以让我更有针对性地面对此种困境。

模式这个词出现在两个地方,模式识别的课本里和我们的大脑中,前者可能令人苦恼而后者则一定能带来生产力。正如松本行弘评价《设计模式》时所说的,虽然这些程序设计的模式早就存在于资深程序员的大脑深处和他们所写的代码的字里行间,但《设计模式》一书第一次将这些模式总结成集以便于新进程序员的迅速提高实在是功德无量。

《简》中给出模式的破解之道“减少多任务干扰,求助外界辅导”值得尝试,Sendhil Mullainathan的论文也让我心向往之,估计Poverty Impedes Cognitive Function一文会是我第一次完全只因为好奇心而阅读的论文了。

《简》中的例三也是一个一直困惑我的问题,信息“过载”和有效信息匮乏。打算用人人网来做实验,屏蔽掉大部分我一直想屏蔽而不敢屏蔽的新鲜事。也许是自己一直没有用好人人网这样的信息获取利器,把屏蔽等价为“拉黑”;其实屏蔽功能完全可以被用成分类器,选择有效的,屏蔽无效的(人人网如果能有算法自动算一下,就更好了)。

最后想一提两篇文章的行文的不同,非常有意思。《简》文采用是标准的议论文/科学论文的框架,先丢出中心论点,然后给出应用案例;《每》文采用的是记叙文讲故事的方法,一段叙述,一段总结。两者都极具吸引力,不像本文这样随意而无聊,值得学习,为未来某天心血来潮的“公知文”做好准备。